《我把心事交予妳》

 

1.

  親愛的柱現。

 

  孫承完寫完這幾個字,突然覺得心裡好像有一片方才被橫掃過的草原,然而,此刻已經無風。

 

2.

  「孫教授。」

  孫承完整理講桌準備下課好一陣子,才注意到旁邊女同學不知道站在旁邊多久了,剛剛收東西的時候腦子還在想今天早上看的論文根本沒注意,女孩子似乎等得有些著急了才忍不住開口。

  她抱歉地笑了笑,「怎麼了,宇彬?」

  「有事情想跟教授您商量。」

  周遭學生都走了差不多,孫承完稍微觀察一下學生的神色,「要去辦公室嗎?」她問。

  女同學露出感激的表情忙不迭點頭。手邊的東西收得差不多了,孫承完示意學生先走,自己才慢吞吞地跟著走出教室。

 

  「是課業的問題嗎?」

  女同學坐在她面前有些侷促不安。孫承完先是盯著女孩的臉幾秒,起身到辦公室拿水槽邊的客用馬克杯,裝了杯剛泡好的熱紅茶遞過去。「不急。」她輕輕的說,「等妳準備好再跟我說。」

  「謝謝教授。」女孩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抿著嘴唇狀似猶豫,在一陣沈默中總算開口:「是關於,關於智恩的事情……。」

  孫承完原先也用馬克杯在喝茶,聽到開頭動作稍微停住。她原本以為這個學生是要來談關於她自己的問題,結果是別人的問題。

  「妳是說趙智恩嗎?」她把杯子放到桌上,這名字她是知道的,稍微想過一輪怎麼講比較不冒犯,委婉的說:「如果是關於她這學期的成績,我必須說我已經無法…….。」

  「不,不是這樣的,我知道她這學期缺勤也很多。」宇彬講得有點急迫,著急地吸了幾口氣,「我是希望能請求教授您的幫忙,多勸勸她。」

 

3.

  再塞一包面紙進女學生手中送她出去,孫承完走回辦公桌前時頭有點疼,從抽屜裡翻出過去留學持續在吃的頭痛藥配著溫水吃下。有些刻意地使勁跌坐在椅子上,她疲倦的拿來桌邊的耳機,想找個交響樂還是爵士樂來聽聽,可是打開應用程式之後,心煩,又關上了。

  腦子糊成一鍋粥,想什麼都只是浪費時間。把耳機又放回桌上,紅茶已經溫了,她看著杯底好一陣子,捨不得倒掉,勉強著一口一口的慢慢喝完。桌上有原本打算下午親手改的作業,她猶豫幾秒,傳訊息讓比較細心的一位小助教晚一點下課來幫忙改。

  心思煩亂。

  孫承完有個可以讓自己整理好思緒的方法。

 

4.

  親愛的柱現:

 

  我不是個很擅長談戀愛的人。

  所以,要我作為一個年輕孩子的戀愛相談者,我實在沒辦法給太多好的建議。她不是當事者,但所經歷的情緒似乎都比當事者本身要豐沛得太多。我以為她是來跟我求情要我放過已經死當的朋友,結果是希望我能勸她不要淪陷在不斷反覆被背叛的愛情裡。她怕那傻孩子哪天思緒轉進死巷一了百了。她去求助自己班上的導師,似乎也沒有得到太多的諒解跟幫

  我也不知道我能幫助什麼。說實話,作為老師,或者是作為我自己,我給的意見不可能驚世駭俗,也不可能心狠手辣。我沒經歷過的事情該怎麼給建議,就算是到了這個年紀、拿到學位、成為教授,我好像都在這方面不器用。

  可以聽,會思考,卻不會說。這麼悶這麼鈍的笨蛋,妳說這世界上只有我一個。我知道不是的,因為世上總會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人,只是我是幸運的那方,因為我傻愣愣地就碰上了妳。這樣子的我,世界上真的就只有一個。

  我多希望那些孩子能跟我一樣幸運。

  我讓她帶智恩來跟我談,她的兩位導師中有一位我還算講得來,也許會去與他相談。希望一切都會順利,我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樣說得上解決,但如果可以往好的方向偏個百分之一,多操心一點點似乎也算得上作為老師的稱職。

 

  我希望事後妳不要唸我雞婆。

  我愛妳。

 

4.

  「給妳。」

  裴柱現剛探進被窩突然被旁邊已經要閉上眼睛的孫承完丟了一個小東西在棉被上,定睛一看清,她立刻露出了然的表情。

  「看這封得跟機密一樣的信封,我們孫教授又拯救了宇宙嗎?」她打趣問。

  「孫教授沒拯救什麼。」孫承完疲倦的挪動身子移動到她腿上,閉著眼睛繼續往淺眠的路徑走,「就只是牽了次線……搭起適合溝通的橋樑。」

  「我們家孫承完怎麼這麼棒?」

  乍聽裴柱現的語氣聽來像在哄孩子,孫承完沒睜眼,拉過裴柱現摟在肩上的手輕輕吻了一下。

  「妳的。」

  「什麼我的?」

  「因為妳很棒,我也很棒。」

  到底在說什麼。裴柱現嘟噥念叨:「妳很棒就很棒,不要想盡辦法給我加功勞。」

  「妳賢內助。」

  「我上班都搭地鐵,學校就在家旁邊,妳老宅著才稱得上內助吧?」裴柱現似乎懶得跟她胡鬧,躺進被子後一把攬過她。她順勢翻身半個身子壓上去,靠在肩窩上聽信封慢慢被撕開的裂紙聲。雖然不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交心,孫承完還是勉強睜開眼皮按住裴柱現即將抽出信紙的手。裴柱現的右邊眉毛立刻跳了一下狐疑地低頭看過來,她收回動作,將臉埋進散發薰衣草香味的睡衣衣領中,訥訥的輕聲提醒:

  「會有點肉麻。」

  裴柱現聞言失笑,扶著她的下巴並垂首吻了下她的額頭。

 

  「我習慣了。」

    文章標籤

    粉藍 wenrene irendy

    全站熱搜

    Forhere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