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Land

 

1.

  孫承完小時候曾經夢過一個夢。夢裡糖果餅乾堆滿地,她隨便撿起一塊,竟是留學美國後還未在異鄉看過的韓國巧克力。她往旁邊看去,水果軟糖、可樂糖、檸檬餅乾等等等,她走幾步,就能看到遠邊多出更多不同的點心。她越走越遠、越走越快,幾乎整個人都要被甜膩的空氣給燻得暈過去。糖果堆中間勉強空出來的小路終點是雲朵一般大片的棉花糖,她啞然失笑,立刻張開雙臂撲上前去。

  這一撲,夢醒了。孫承完起先睜開眼睛時還記得更多細節,可是刷完牙下樓,跟寄宿家庭的媽媽道早安後,她發現她記得的只剩下這些片段。

  而且,她一顆糖果都沒有吃到。

  吃完早餐後孫承完匆匆跑回臥室,拿出筆記本,努力的用韓文寫出自己的印象。裡面香甜的氣味、五顏六色的快樂都像是天堂一樣。

  當時孫承完英文還不怎麼樣,她想替這個夢境取一個名字,一個跟天堂同等幸福的名字。她苦思搜索腦海詞彙,只能想到幾個簡單、聽過的單字。

 

  她決定將這個夢境取名為,Sugar Land

 

2.

  幾年的求學生涯求高分、求得勝;再幾年的練習生生涯求出道;最後長長久久的歌唱求的目的就更多了,利益也好,快樂也吧,炫目至極的舞台燈光,孫承完常常覺得自己漫無目的的在一條窄路上奔馳。撞開擋路的阻礙、盡全力溫柔的撞開,也被人撞開到一邊,雲朵般變化多端的花花世界,看起來好像真的吸一口氣就能醉生夢死到老。

  沒有。人會老是真的,人會死也是真的,但繁花錦簇沒辦法讓人呼吸就上天堂,反而下地獄可能還快一點點。

 

  孫承完垂眸避開鏡頭的跟隨,若無其事的,閃進了走過上百回的高級公寓大樓中。

 

3.

  成員們開始分開有住處後,互相串門子是常有的事。朴秀英最喜歡去蹭她煮的飯,吃完還打包甜點回去當點心。康瑟琪本身飯局多到約不完,可是總在下午或者半夜等奇怪的時間點跑來借收留。金藝琳不是不過來玩,而是她乾脆直接把孫承完約去音樂工作室唱歌,把工作當作玩樂一樣過。

  沒有人拖著出去,獨自生活的孫承完循了很多雙魚座前輩的特性──宅。可是總會有些時候,她提著精緻簡潔的牛皮大紙袋,可能是餅乾,也可能是蛋糕,搭著計程車往另外一個區移動。

  去找裴柱現,去找隊長,總該是天經地義的吧?要說談事情也好、經營團體也好,誰又能說話呢?

 

4.

  每個人尋求快樂的歸宿都是天經地義的。

 

5.

  蛋糕的鮮奶油掛在嘴角上,比艷抹雕琢更加精緻的裴柱現在急促的呼吸中自己解開家居襯衫的釦子。孫承完下意識幫忙上手解開內衣,下一刻又被推倒在床鋪上雙手落在耳側。裴柱現把她的上衣往上拉,她閒情逸致的笑著,自己說了一聲:「萬歲」。

  裴柱現聽她淘氣的聲音失笑,「這麼乖?」聲音壓低的細長尾音像羽毛一樣撓在耳朵邊。孫承完一陣酥軟,抬腰讓裴柱現把自己的褲子褪去,坐起身後讓手摟在裴柱現的頸後。

  「我乖嗎?」孫承完今天做來的翻轉蘋果塔不是隨便就能成型的甜點。她失敗了三次,總算在昨晚完成最完美的成品,成為她最好的藉口。

  裴柱現沒有說話,手指沿著臉輕輕撫摸到鎖骨後慢慢欺身伏上,懸在孫承完之上的眼眸相對著,孫承完眼角餘光可以看見她背部的曲線往後延伸到微微翹起的臀部。房間裡燈都開著,裴柱現臉頰上的痣乃至於朦朧眼睛的情緒都看得見。

  孫承完腦中一熱,她抬手反過來把裴柱現推下自己翻身而上。裴柱現仰躺時的大眼睛比剛才更慵懶,甚至笑意更深。有點像在挑釁,無聲的笑她停在半空中眼睛遊蕩這麼久,猶豫不決,像個孩子一樣。

  「看夠了沒?」

  裴柱現的出聲讓原先看得著迷的視線稍微找回心神。孫承完抬眸,微微笑彎的眼睛,飽滿的愉悅和寫意,空氣裡散著洗衣精的清香,還有女人香水的細緻和勾引。長大後的孫承完總覺得短短一晚的甜蜜就像夢一樣,撕開包裝紙,糖果引來嗜甜的孩子,愛情誘來渴求的大人。裴柱現緊抓她的背刮出刺痛,柔軟的床鋪開始晃動、濕潤。

  柔軟的乳房,櫻桃的紅潤跟蜜糖一樣的輕哼。

  孫承完抬頭吻住裴柱現顫抖的嘴唇,就像在Sugar Land躺臥在棉花糖上耍賴的孩子。

 

  愛的至死方休。

  門外是地獄,但心房裡藏著天堂。

    文章標籤

    粉藍 wenrene irendy

    全站熱搜

    Forhere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